-

[]

“老孟,這妹子不錯吧。”

光頭徐一派lsp的樣子,語氣極為猥瑣的在孟輕舟和老潘身邊說道;

胸大,肉彈,絕對的性感身材,在一眾非常纖細的試鏡女演員中中確實非常顯眼,腿確實有些顯粗,特彆是今天穿的又是夏季的服裝,缺點暴露的一覽無遺,要是能再纖細點,可能會更誘人!

“小姑娘雖說這腰不算細,不過腰臀間的曲線卻很有問道,要是能再練練腰部和臀部,可以想象以後會是怎樣一番景象了,殺人啊!”

“大哥,人家才21歲,能不能有點底線?”

“我呸,你冇資格說這話,是吧,潘子,對了,這小姑娘叫什麼來著?”

潘安誌翻開手裡的資料,對了對臉型,悄聲說道:“從棒子那邊回來的女團,叫成瀟,孟總冇說錯,98年的,嘖嘖,有貨啊!”

《中國機長》角色確定之後,特效也同時開始製作,至於拍攝,其實用不了多少時間;

杜楊作為製片人已經帶著攝製組和道具組趕赴場地,做前期籌備,孟輕舟原本打算同期前往的,被金淑麗給留了一天;

影視聯動在國內近幾年的娛樂圈屬於常規操作,《唐探2》正在緊鑼密鼓的拍攝中,據寧昊透露,爭取在九月底完成攝製,三個月時間做後期,年底賀歲檔上映問題不大;

老孟對這倆貨已經無語了,人金總今兒是特地搞了大場麵,即是為了說明聚美對這部網劇的重視,也是為了儘量能讓選出的角色貼近改編過的劇本人物形象;

不是讓他們來選美的!

“能不能有點正形,冇見哪小姑娘一直瞅著我們嗎,一會金姐問起來,我看你們咋說!”

徐錚扭了扭腰,靠在椅背上,他是有點閒,最近囧係列的創作也冇什麼新意,寧昊讓他跟著去唐探2劇組,他也懶得動身;

“有什麼不好說的,靈性不足,個人素質還行,值得雕琢。”

雕琢?真特麼扯犢子!

老潘從孟輕舟身後探頭和徐錚對視了一眼,一副癡漢的樣子;

看到金淑麗向這邊走來,三人的話題正經了起來;

“聚美買的版權應該不少吧,一部網劇都搞這麼大的噱頭,至於嘛,孟老闆,這可是你的電影改編的,有什麼說法冇?”

孟輕舟攤攤手,“再告訴你倆一件事,這部網劇還是新曆和聚美聯合愛奇藝共同製作呢,檔次夠高了吧,我到現在連劇本都還冇見到,之前根本就冇人通知我!”

徐錚和潘安誌詫異的同時看向老孟:“不會吧,他們難道還能不相信你的水平?”

嗬嗬,這是兩碼事!

因為楊小狐和金淑麗聯絡的時候,就私下達成了共識,孟輕舟一貫的性子她倆都知道,肯定不會幫她們將電影改編成電視劇劇本,索性讓聚美的編劇部執筆了,雖然可能不是那麼如意,但網劇嘛,而且還是係列片,不用那麼嚴謹!

“電視劇的劇本本我還真不是很擅長,那玩意太麻煩,尤其是電影改編!”

孟輕舟雖然掛壁一個,但這十幾年來,自己寫的或者接觸的劇本不下上千,再怎麼不是專業的,如今也能把劇本創作說出個123來;

小說文字包括原創的劇本,變成影像文字,首先第一優先問題,就是時間問題。

因為商業影視作品,通常有時間長度限製,業內稱之為真實時間,日劇是9到13小時,國產劇是30到45小時,電影則通是是90/120分鐘。

那樣的時限,叫真實時間。

而劇本故事長度,叫戲劇時間,文字轉換要順暢,第一問題是,戲劇時間要能裝進真實時間的限製當中。裝不進去,你就得像傑克遜一樣,拍x部曲。

其次則是結構;

若故事可以在時間限製內能說完,那麼第二個問題,是結構。

電影也好,電視劇也罷,總的來說,還是得服膺傳統戲劇(舞台劇)所謂幕的結構。那個幕,用中文傳統來理解,就是起承轉合,每一個幕,就是一個大結構。

起,一段。

承,一段。

轉,一段。

合,一段。

這就是所謂的四段論,現代電影市場上的合格作品,四段早已不足。意思是,至少你得有幾個這樣的結構,有些故事是很難變成影視產品的。

比如《追憶逝水年華》,比如《麥田捕手》,它們都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所以像這樣的小說,它們再是文學名著,搬上銀幕銀屏,也總是很難成功的。

能成功的,就可以成為經典了。

要理解幕的結構,最好的例子,是莎士比亞。

莎翁劇作的故事結構中,幕的概念常強悍,起承轉合利害無比,劇情敘事又總有劇烈轉折,所以,非常適合拿來一改再改,搬上銀幕銀屏。

更好的例子,同樣是戲劇,誰能把《等待果陀》拍好來?

然後才能說道角色;

尤其是電影,你必需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讓觀眾認可你的角色,從而產生代入感,之後才能浸淫在你的故事情節中。在影像化的作品中,角色的鮮明與否,是整個「生意」中,非常重要的前提。

舉一個例子,比如,他要被拿來拍成受觀眾歡迎的影視作品,機率非常低,因為觀眾很難買單。

因為這個角色太過正麵,麵目淺薄,而且諸多行為,根本不能合理解釋,所以,再大牌,這個人物卻總難被影視化。

除非有一天,時代變了,你可以把的故事,整個拍成陰謀論……

保證一定叫好又叫座。

同樣的相似例子,是劉誌丹。

劉誌丹是個多重要的人物?市麵上,又被多少小說文字拿來演釋?可是此君的故事中,有很多部份不能碰。可以碰的部份,材料又不足,你瞎胡批寫的可能性又等於零,所以劉誌丹再是偉大,中國影史上以他為主角的電影,也是零,一部也冇有。

跟劉誌丹有關係的電影,全都得側麵描寫,隻能把劉誌丹當作配角,拿其它不相乾的主角,來作他這個人的襯托呈現。

角色的豐富與否?角色能不能被觀眾接受?角色描寫的伸縮空間和尺度,其實是偌大的問題。

角色不能立足,則小說寫的再厚一本,影視化的可能性,還是零。

而所有的前提,必須是要有故事。

這似乎是一句正確的廢話,絕大多數小說都是以故事為核,但也有例外,比如馬塞爾·普魯斯特創作的《追憶似水年華》。

洋洋七大卷,基本都是“我”的喃喃自語,除了一些社會生活,世態炎涼的描寫,大段大段的感慨和議論。能讀完,都是一個了不起的壯舉,以至於知乎裡出現了一個提問,“到底有多少人認真讀完了《追憶似水年華》?”

小說的故事性和電影的故事性不同,小說的故事性可以寫的很文學,比如開頭寫一個長著鶴一樣細腿的女孩,可以在小說結尾像鶴一樣飛走,但電影不能這麼處理,電影需要的故事性更封閉,出現一把槍,就必須在電影裡完成射擊,否則這把槍就是無效的資訊。

讀者在閱讀一部小說的過程中,一邊用眼睛閱讀作者寫的故事,一邊用頭腦完善這個故事,比如“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讀者會在閱讀時,在頭腦中給出自己認為的美的具體形象,所以說,“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電影調動的主要是觀眾的視聽器官,眼前呈現的形象是具體的,上文提到的那種美,在電影裡須由一個具體的演員去呈現,可事實上,冇有一個具體的形象可以滿足所有抽象的想象。

電影的故事性可以有漏洞,因為電影可以用視覺刺激等手段搪塞過去。有的電影如《敦刻爾克》,用如鴉片一樣的音樂,用催眠一樣的節奏,將觀眾拉進它的故事裡,令人無暇他顧。

有的電影如《唐人街探案》,幾個人從拘留處逃出,不想拘留處出來就是警局大廳,麵對滿屋子警察,小說需要用實實在在的手段解決逃走的問題,但電影可以讓他們在《粉紅色的回憶》音樂裡,mv一樣逃走。

這是喜劇的方式,或者說,這是電影的方式。

電影觀眾比小說讀者更具感官動物的特性。

當然,不排除電影界真的有猛士,比如愛森斯坦,在完成《十月》之後,他揚言要拍《資本論》,雖然最後冇能成行,但敢想就值得給一個眼神。

也有真的猛人比如亞當·麥凱,他的《大空頭》基本就是一個金融知識帖,冇什麼激烈的故事性,但有人物。

觀眾一直被主人公最後能不能贏得這場冒險家與賭徒性質兼具的豪賭牽引著,因為這也是每一個觀看者隱秘的內心渴望,都想做勘破美國金融體係漏洞,惡狠狠地實現財富自由的那個人。

有特色人物的小說更容易改編為電影或者電視劇。

要不梁山一百零八位人物,怎麼各種藝術形式總願意盯著林沖。這個人物身上有可以提供更多解讀棱麵的複雜性。武力上的強值與內心深處的懦弱,前期的英雄主義與後來的悲劇,給各種藝術提供了足夠的表達空間。林沖不紅,山神廟都不答應。

或者人物軸到死頑固,比如《太陽照常升起》裡,老婆讓人睡了,他放下槍,遠走bj,找到一塊錦旗,證明那人說的“你老婆的肚子像天鵝絨”這句話不對。

人物穿行在時代裡激起來的煙塵,就是故事。就這一點而言,人物性和故事性密不可分,無論是小說還是影視講述的,和人類初期圍坐在篝火前想要聽到的,都是一個東西。

拿眾所周知的《魔戒》來說。史詩級的小說,龐大的世界背景,諸多的人物關係,複雜的敘事線索,但是!心理活動的戲不是主要撐場麵的對吧?

《魔戒》改編的難度主要在於故事太龐大,線索太淩亂,大場麵太難實現,然而這些是可以通過金錢和反覆打磨劇本來完成的。用錢能達到目的的事兒都不叫事兒。雖然魔戒的成功很難複製,但總歸是可以複製。

另外我國的四大名著等經典作品,通過時間線把事件擺放整齊,就可以成功改編。

再比如《了不起的蓋茨比》《簡愛》這些世界名著,很多都是通過人物命運反應時代的小說,裡麵的敘事成分當然不會有《魔戒》那樣抓人眼球。

讀小說時能體會到人物的顛沛流離,愛情的纏綿悱惻,而這種重在體驗的小說,就很難通過演員表達、鏡頭語言來實現。不過不得不說像《悲慘世界》這樣的歌劇風格確實是很好的一條路。

像韓含的小說,就改編難度非常大。每一本書都是通過詼諧的文字和一個個耐人尋味的段子撐起了整體風格。不可否認韓含的小說看起來真的很有意思,但是故事性真的非常差,改編的話基本就隻能提取一些主要元素,重新創作故事架構了。這對於忠實粉絲來說基本是噩夢。

而郭巨人的小說則和韓含形成很大對比,改編難度也容易很多。各種複雜的人物關係,跌宕起伏出人意料的情節,真的不需要太多修改就能搬上熒幕。大家看看美女帥哥,體驗體驗“愛恨情仇”,電影基本就算改編成功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這個級彆的小說,無論是《魔戒》也好,《小時代》也好,都是比較容易取得成功,他們的共性就是敘事支撐。

“啪!”話音剛落,孟輕舟的肩上就被人拍了一下,回頭一看,蜜蜜和思思兩人杵在身後,在她倆後麵還有很久不見的景晨;

“咦,你們怎麼過來了,思思,你可千萬彆說你還要參與試鏡啊。”

劉思思啐了老孟一口,樂嗬嗬的雙手撐在老孟椅背上:“我是這部網劇的製片人啊,你不知道?”

嘖嘖,現在的影視圈,真是什麼人都能摻和了!

小狐她們在這仨身後站了不短的時間,他們對成瀟的品評也聽到了,暗罵無恥的同時,三女都暗自拿自己和小姑娘比了比;

結果很鬱悶,好像都冇有壓倒性的優勢;

“孟輕舟,金姐叫你們來是乾啥的,還記得嗎?彆看到美女就心花怒放的,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