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姝也知道出國進修,對於自己的重要性。

所以男人的話,她當然冇有反駁。

“隻是......”容姝咬唇,滿臉為難,“我走了,天晟交給誰呢?”

這纔是她現在最大的困境。

男人輕笑,“找個職業經理人,或者到時候,我派人過去代管也行,就讓張程去,你覺得呢?”

容姝笑了,“張助理到明年,不是要被你下放到江城的一家科技公司,當這個分公司的總裁麼?而且你那家科技分公司,也是上市公司,你讓本該去管理一家上市公司的張助理,跑來管理我這個小公司,不是大材小用麼?也對不起張助理的一身本事啊,就算張助理不介意,我心裡都過意不去,覺得那樣會耽誤他。”

“所以你的意思是,傾向於職業管理人?”傅景庭挑眉。

容姝嗯了一聲,“也隻能這樣了,不過一般職業管理人,我不太放心,我本身也冇有接觸過任何這方麵的人,要不你到時候幫我選一個?”

“這算什麼,好,到時候我幫你安排,那現在你的決定是?”

男人又問。

容姝吸了口氣,“我考,你說得對,無論是對我自己,還是對天晟,我都必須去進修,現在既然已經解決了以後天晟的管理工作,我自然也就冇什麼問題,可以安心備考了,不過還是那句話,我什麼基礎都冇有,一切都要從頭學習,所以傅老師,接下裡半年,就要麻煩你了。”

她眼露笑容。

傅景庭眉頭再一次挑動起來,“傅老師?”

“是啊,你不是說要教我嗎?所以叫你一聲傅老師,也是應該的吧。”容姝捂唇笑著道。

傅景庭拇指撚了撚,眼裡精芒閃爍,“這個稱呼不錯,不過我更喜歡,你換個地方喊。”

“喊個地方?為什麼?”容姝滿臉疑惑。

傅景庭勾唇,“這樣比較有激情。”

容姝瞬間讀懂了他的意思,小臉一紅,好氣又好笑,“你亂說什麼呢?真是的,隨時隨地你都在亂開黃腔。”

傅景庭低笑。

“好了好了,彆說這個了,在說我可要生氣了,我跟你說正經的呢,你總是吊兒郎當。”

“我的錯。”

“本來就是你的錯,總之接下來半年,真的麻煩你了,因為冇有基礎,我學起來可能會很費勁,你到時候彆凶我啊。”容姝心有不安的說。

傅景庭神情溫柔下來,“不會,會凶學生的老師,並不是一個合格的老師,一個合格的老師,是用合適的方法來引導學生的,放心吧,我不會凶你,我隻會用最好的方法,讓你儘快掌握這方麵的知識,讓你成功考上那所學校。”

聽著男人的保證,容姝心裡一下子就不擔心了,就連信心這會兒也高漲了起來,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會考上。

畢竟不管怎麼說,對自己冇有信心,對男人也要有一點信心啊。

“好了,先不說了,忙完了嗎?”傅景庭把手從車窗上收進來,坐直身體問著。

容姝揉了揉眼睛,“差不多了。”

“那你下來吧,我在樓下。”

“你已經到樓下了?”容姝微訝。

傅景庭嗯了一聲,“也是剛到。”

“好,那我馬上下來,你等我,很快的。”容姝說著,飛快的站起身來。

傅景庭都能聽到她起身時,椅子滑動的聲音,輕聲道:“不用著急,慢慢下來就行,我一會兒給張程打個電話,讓他準備好報名的資料,以及教學資料,等他準備好後,每天晚上,我教你兩個小時。”

“好。”容姝欣喜的重重點頭。

傅景庭又道:“兩個小時雖然少,不過我教你的,都是最適合應付考試的,畢竟半年時間太短,我不可能什麼都教給你,你也吸收不了,隻教你足夠應付考試的東西就可以了,其他的,就要靠你自己在學校裡努力了。”

容姝心裡很是暖心,麵上的表情,也溫柔的彷彿要融化了一般,“嗯,我知道,對於我這個新人,這樣的纔是最好的安排,你為我考慮的很周到,傅景庭,謝謝你。”

“你我之間,不用說謝,下來吧,我等你。”

“好。”容姝點點頭。

電話掛斷,她把手機放到心口處貼了貼,隨後笑了一下,拿起包包,快步出了辦公室。

電梯裡,容姝和一個秘書一起乘坐電梯下去的。

秘書看著滿麵紅光的容姝,猜到了什麼,笑著問道:“董事長,看您笑的這麼開心甜蜜,是不是傅總又來接您了?”

容姝微訝的看了她一眼,“這你都知道?”

“您都笑的這麼甜蜜了,一猜就猜到了。”秘書笑嘻嘻的說。

容姝有些不好意思的撩了撩頭髮,“是啊,他在樓下呢。”

“難怪呢,董事長和傅總真幸福啊。”

“現在是幸福的,但以後誰知道嗯?”容姝搖頭失笑說。

秘書聳了聳肩,“以後的事情誰說得準呢,至少現在是幸福的,至於以後,以後再說唄,是吧董事長?”

“你說得對,現在最重要的是,活在當下,現在很幸福,就應該珍惜這份幸福,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話落,電梯叮的一聲到了。

容姝提了提肩膀上的包鏈,“好了,到了,我先走了,你下班路上注意安全,明天見。”

“董事長明天見。”秘書站在電梯裡,對著容姝揮揮手,冇有跟容姝一起出去的意思。

畢竟作為一個員工,哪有跟老闆一起出去的意思。

當然是等老闆走後自己再走啊。

容姝也知道秘書的想法,也不會勉強對方,知道對方是等自己走後再者,她也冇有耽擱,快步走出了電梯,還給對方節省時間。

果然,容姝走出電梯後有一截了,秘書也終於不在電梯裡繼續站著,走了出來,跟容姝打了聲招呼後,往另一個方向的出口走了。

容姝對其離開的方向笑了笑,然後抬腳繼續往前麵的大門走去。

剛走了幾步,大門外就走進了幾個人,清一色的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為首的,則是天晟的總裁,段興邦。

容姝看到段興邦,秀眉微微皺了起來,心裡直叫倒黴,居然在這裡遇到了他。

這些天,也不知道段興邦在搞什麼,經常不在天晟。

雖然好奇,但容姝也冇有去過問段興邦的去處,一來是不感興趣。

而來則是過問了也不一定能得到答案。

所以還不如一開始就什麼都不問,隨他去。

不管他打什麼注意,自己提防謹慎一下就好了。

不過冇想到,消失了一段時間的段興邦,居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段興邦也看到了容姝,似乎想到了什麼,也似乎是本來就討厭容姝,這會兒一張本來就陰沉的老臉,變得更加陰沉了,彷彿要滴出水來。

他停下下來,站在那裡,雙目森森的盯著容姝看。

他身後的幾個人,自然也跟著他一起停下,朝容姝看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