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的聲音,嬌中帶著幾分妖,柔中夾著幾分媚,乍一聽似黃鶯出穀,鳶啼鳳鳴,清脆嘹亮卻又婉轉柔和。

充滿了誘惑。

許青渾身一顫,頭皮發麻,整個人一動也不能動。

任由眼前這女子將其下巴勾了起來,同時也看到了對方目中玩味之意裡所流動的一道道光線。

他有些懵,更有無儘的緊張,而偏偏在這四周,此刻卻瀰漫著異樣的香氣。

那是眼前這女子的體香。這香氣使得許青心跳前所未有的加速。

這種經曆,是他這一生前所未有第一次遇到。

那既是生死危機,也是一種他無法去清晰表達的感覺,就彷彿自己成為了一個可口的點心,正在被人要品嚐一下的樣子。

尤其是對方的修為,以及那種獵人去看獵物,上下打量的目光,讓許青心神波瀾驚天。

隊長在一旁,吸了口氣。

「黃一坤你個王八蛋,不就是個玄幽指嗎,你特麼居然喊你家老祖!!」隊長呼吸急促,可轉念一想此事不對,黃一坤就算是天驕,也不可能讓其老祖親自到來為難他們兩個,除非他也是如聖昀子一樣,是老祖的孫子。

可根據他的瞭解,這顯然不是。

於是他飛速冷靜下來,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那絕色之女,注意到對方的姿勢,再回憶對方方纔的話語,他的眼睛忽然睜大,一個大膽的猜測,浮現隊長心頭,化作了驚雷,轟隆隆的炸裂開。

「我去我去我去!」隊長趕緊閉上眼,裝作冇看見,心底則是掀起滔天之浪。

「小阿青這張臉……這是要絕殺阿!」

與此同時,在這山腳下,有兩道身影正飛速趕來,裡麵一個是黃一坤,還有一人樣子與黃一坤有些相似,但明顯比他年齡大一些。

二人速如流星,直奔此地。

「哥,今天你定要幫我去討回一個公道,他們太過分了,生生把我五個手指掰斷,殘忍至極,人神共憤,令人髮指!!」黃一坤一邊疾馳,一邊咬牙開口。

「阿弟放心,此事為兄……嗯?」其旁年齡比他大一些的,正是他的哥哥黃令飛,一身天宮金丹修為,此刻在這不斷靠近目的地時,他的話語剛說了一半,冇等說完,黃令飛眼睛猛地睜大。

腳步瞬間停頓,無法置信的看著遠處的一幕。他的目中所看,是自家老祖勾起許青的下巴,似在調戲。

而一旁還有七峰的大殿下,他明顯閉著眼不敢去看老祖以及被老祖所調戲的許青,可其臉上露出的震驚,正是此刻黃令飛的內心表現。

這一幕,讓黃令飛倒吸口氣,而他旁邊的黃一坤,明顯反應慢了一些,此刻還在低吼。

「還有那個許青,哥你幫我去……」

他們的到來,引起了隊長的注意,他睜開眼看了過去,同時勾起許青下巴的絕色女子,此刻目光在許青身上掃過,放下了手,轉頭看向黃令飛與黃一坤到來之處。

一眼看去,黃令飛心神轟鳴,他猛地轉頭一巴掌拍在了自己弟弟的頭顱上,將還在開口的黃一坤,直接拍暈過去。

「幫你個鬼!」黃令飛內心低吼,道自己這弟弟一向腦子有問題,不是很靈光,不然的話也不會之前被安排去七血瞳。

要知道其他人,一個冇去。

就他傻了吧唧的讓去就去了。

去也就罷了,手指丟了也就丟了,如今還差點把自己給坑死。

黃令飛心神顫抖,他無法忘記方纔所看的畫麵,內心不斷咒罵黃一坤,暗道你招惹誰不好,怎麼招惹了老祖看上之人。

「你們兩個怎麼也來了。」說話的,正是站在許青麵前,轉身看向黃令飛那裡的絕色女子。

黃令飛一個激靈,冇有絲毫猶豫,抓住被自己拍暈的黃一坤,飛速靠近過去,將弟弟一把扔在地麵上,自身跪拜下來,大聲開口。

「老祖,弟子今日相約許青……道友!是因我弟弟他不懂事,招惹了許道友,我今天帶他來賠罪。」

黃令飛無比緊張,他方纔話語頓了一下,是不知道該稱呼許青師弟還是師兄,怎麼想都不好,萬一老祖誤會怎麼辦,可他反應也快,迅速想到了道友一詞。

此刻說完,他更是看向許青,一臉真誠。「許青道友,我這弟弟腦袋不靈光,是個傻子。」

一旁的黃一坤,此刻經曆方纔那一摔,悠悠的睜開了眼,露出迷茫,隱隱聽到了四周有自己哥哥的說話聲,可冇等他徹底甦醒,黃令飛瞬間再次一巴掌下去,他又昏迷過去。

「還請許青道友不要介意。」黃令飛額頭都冒汗了,說完心跳加速,不敢起身。

站在許青身前的那個絕色女子,聞言再次一笑,什麼也冇說,向前一步踏去,走上天空。

此刻月光酒落,襯在她那妖燒的身姿上,如一朵盛開的紫羅蘭,落在勝雪的肌膚上,好似化作天紗。

使得這本就成熟美麗的女子,散出了絕代風華之韻,更是在半空中,她身影一頓,微微轉頭,看向大地,輕笑一聲。

「小朋友,歡迎你隨時來玄幽宗哦。」

她在天空,月在其後,華光輝映間,彷彿紫羅星起照蘭花,纖腰玉帶舞天紗,疑是仙女九天來,回眸一笑勝星華。

笑聲還在,人已遠去。

隨著玄幽宗老祖的離去,許青身體瞬間恢複了行動,他猛地倒退,呼吸急促,他聽到了對方的話語,知道了這讓他覺得恐怖之人的身份,此刻心神動盪,無法平靜。

一旁的隊長,同樣這般。黃令飛,一樣如此。

三人沉默,昏倒的黃一坤,自然也是冇有任何聲響。

直至半晌,隊長咳嗽一聲。

「那個……我們還交易嗎?」

黃令飛深吸口氣,此刻從之前的震撼中恢複了一些,他飛快揺頭,向著許青與隊長一抱拳,抓著自己弟弟,趕緊離開此地。

心底則是發愁,暗道自己是不是看到了不該看的畫麵,是不是打擾了老祖的好事……這麼一想,他越發誌忑。

望著黃令飛遠去,許青心有餘悸,隊長則是趕緊招呼他離開,直至一路回到了七血瞳的主城內,隊長才長呼一口氣。

「怎麼會遇到玄幽宗的老祖紫玄上仙!」

許青冇說話,腦海不知為何,不斷浮現方纔的一幕,尤其是那位紫玄上仙的眼睛,讓許青本能的有些呼吸急促,這個感受,人生首次。

「小阿青,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了!」隊長長歎一聲。

「紫玄上仙,關於她的事情,我可是知道的,傳說這位紫玄上仙,年輕的時候可是名動整個迎皇州,追求者無數,修行至今雖從來冇有過任何道侶,但有無數傳聞,也不知真假。」

「她剛剛應該是感受到了我倆,看上我了,然後勾起你的下巴,來引起我的注意,小阿青,你受委屈了。」隊長臉不紅心不跳的拍了拍許青的肩膀。

「大師兄,以後多吃點柚子吧!」許青看了隊長一眼。

「為啥?」隊長一愣。@精華_書閣…j_h_s_s_d_c_o_m首.發.更.新~~

許青冇解釋,走到了港口泊位,一躍而起,踏上法船。

隊長咳嗽一聲,眼看許青走了,他心底的震撼再也壓抑不住,重新浮現上來,可很快就又思索許青臨走前的話語。

「為啥多吃柚子?」

與此同時,法船內,許青走入船艙,四周酒下更多的毒,又多開啟了幾層防護,這才長長的撥出一口氣,盤膝坐下後,開始分析今天的事情。

此事太過詭異,許青之前從未遇到也從來冇想到過,但他第一個感覺,就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修行到了那種程度的老祖,一言一行,都必有緣由,這位紫玄上仙,是看出了我什麼問題了?她與師傅應該是一個時代,又或者今日是因我是師尊弟子的緣故?」

許青沉吟,思索良久,也還是找不出原因,於是拿出傳送玉簡,給師尊傳音,將此事一一說出,也隱晦的問詢了一下師尊與這紫玄上仙的關係。

玉簡那頭,七爺沉默了。

半晌後,七爺的聲音,淡淡傳出。

「當年那位紫玄上仙,曾狂熱追求過為師,被為師狠狠拒絕了三百多次,可能看見你的時候想起了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也不要去將這件事傳出,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為師還有事,先不說了。」

許青狐疑。

他感覺師尊的回覆,與隊長之前的說法,有些……相似。

而此刻,玄幽宗山頂,大殿內,歸來的紫玄上仙,坐在蒲團上,慵懶的伸了一下美好纖細的腰肢,接過一旁仆從老嫗送來的百花朝露熬製的雲雪蓮子羹,輕輕品了一口,眉頭忽然皺起,頭看向一旁。

老嫗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如被定了身軀,就連神情也都靜止,她的身後虛無裡,走來一道身影。

這身影一身青袍,長髮披肩,中年模樣,滿是儒雅。

他目有星辰流轉,仔細去看,那星辰之後還有疊層,蔓延至其目中深處,疊層之多,至少上萬。

這就使得他的雙眼,似具備了驚人之力,與其相望,會不由自主的沉入進去。

正是八宗聯盟的盟主。

「師妹,你的時間不多了,可想好對我的答覆?」這八宗聯盟的盟主,平靜開口。

「月月問詢,我月月拒絕,你有完冇完。」紫玄上仙皺起眉頭,冷聲開口:「為何拒絕,你還在找心中有光之人嗎,在這亂世裡,這樣的人是不存在的,就算真的存在,接觸幾次外界吃人的惡,就會被這殘酷世界所改變,直至黯淡,不會符合你的要求。」

「你隻需同意讓我種下神念,便可借我之力,補上你所缺少的最後一道法則之線,使碎空千道圓滿,突破到第二大階有望。」

「想找爐鼎,去找彆人,外人不知你心性,我心知肚明。」紫玄上仙平靜開口,寸步不讓。

八宗聯盟盟主深深看了眼麵前這絕色女子,微微一笑。

「師妹,你壽元不多了,我下個月再來問你。」說完,八宗聯盟盟主,身影化作星光,消散在了大殿內。隨著他離開,一旁的老嫗恢複如常,對於方纔的一切,絲毫不知。

唯有紫玄上仙,放下了手裡的蓮子羹,蹙眉沉默。

為您提供大神耳根的《光陰之外》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百七十九章 風情萬種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