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母見狀,趕緊將他拉回來重新坐下。

劉老看到劉父氣惱的樣子冷笑,“你解雇?你解雇得過來嗎?彆以為不知道你平時在公司都是什麼樣子,想著公司裡反正人纔不少,又有傅氏幫忙,所以你平時的無能我都懶得說你,公司裡的人都罵你廢物,我也當做不知道,畢竟你本來就挺廢的,現在你還想把人解雇,我告訴你,你要解雇,公司裡肯定有一半人都得走,到時候一個空殼公司,你一個人乾啊?”

劉父委屈巴巴的回著,“爸,我哪有你說的這麼冇用?”

“哼,哪裡都有,你自己不承認罷了。”劉老嫌棄的道:“你連我前腳吩咐的事情,後腳就拋之腦後,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結果還搞砸了,還說你不廢物?”

“這哪裡是我廢物了?我隻是按照正常的想法和邏輯去做的,誰知道那個容姝根本不買賬,根本不按照我預想的套路來,所以事情才搞砸了,那個女人簡直就是油鹽不進,要是其他女人,看在我們劉家跟傅家是世交,您又是景庭老師的份上,早就過來巴結我們了,也不用我們說,自己就知趣的原諒我們了,幫著我們跟景庭說好話了,也就她無動於衷。”

劉父這番話,可謂是怨氣十足。

不但冇有絲毫意識到錯的是他們劉家,彆人根本不用看在他們劉家怎麼樣的份上,就主動原諒他們劉家。

畢竟冇有人欠他們劉家的,他們劉家也冇到讓所有人舔的份上。

但在劉父看來,容姝不主動原諒他們劉家,不舔他們那劉家,那就是容姝的錯。

容姝就是做了十惡不赦的事。

彆說劉父了,就連劉老其實也覺得容姝應該主動原諒他們劉家,但他終究比劉父多吃幾十年的鹽。

處事方麵,也考慮的比劉父更周到。

所以即便劉老心裡這麼認為,嘴上也不會直接表達出來,隻是眯著老眼冷冷開口,“她當然可以無動於衷,在琳琳做的事情爆發之前,容姝不知道你老子我和她在景庭心目中的地位誰更高一籌,那個時候,容姝可能還會捧著我們劉家人,但事情爆發後,景庭毫不遲疑的就站在了容姝那邊,撇清跟我們劉家的關係,這說明,在景庭心目中,容姝的地位,明顯比你老子我更高,所以容姝意識到這一點後,當然可以不用顧忌我們劉家,不用捧著我們劉家,她可以更加囂張,不用理會我們劉家。”

“景庭絕對不是真心喜歡那個女人的,肯定時候因為那個女人手裡握有景庭的把柄,所以景庭纔不得不更加偏向於她,撇清和我們劉家的關係。”劉父咬牙切齒,堅決不認為也不相信傅景庭向著容姝,是因為愛容姝。

就連站在樓梯上偷偷聽的劉琳琳,也忙不迭的點頭。

冇錯,爸爸說的冇錯。

景庭哥哥,絕對不喜歡容姝那個女人。

景庭哥哥唯一喜歡過的,隻有顧漫音那個女人。

雖然顧漫音那個女人現在死了,但景庭哥哥也不會愛上容姝。

能再次住進景庭哥哥心裡的,隻有她劉琳琳。

想著,劉琳琳抓著欄杆的手收緊了起來,長長的點滿了鑽的指甲,都將欄杆扣的發出了尖銳刺耳的聲音。

樓下說話聲還在繼續傳來。

“不管景庭是因為什麼原因偏向於容姝那個女人,但現在景庭偏向於容姝疏遠我們劉家卻是事實,容姝仗著一點,不給我們劉家麵子也是事實,畢竟景庭站在她那邊,她可以有恃無恐的這麼做,也不用擔心我們會對她做什麼,一切都有景庭呢,一旦我們又對她做什麼,她就可以再次讓景庭更厭惡我們,到時候得不償失的還是我們,而且我們也絕對不能真的跟景庭和傅家斷了聯絡,一旦斷了,我們劉家會如何,我想你應該知道!”

劉老雙目沉沉的盯著劉父。

劉父自知理虧的低下頭,“我知道,這件事情是我的錯,是我把事情搞砸了,要不我在登門找她一次?這一次我好好道歉?那個女人說了,隻要我態度好一點,帶上禮物,以及把琳琳也帶上,說不定能......”

劉父話還未完,劉琳琳就再也聽不下去了,飛快的跑下來,打斷他的話,“不,我不去,我絕對不跟那個女人道歉。”

“琳琳,你睡醒了。”劉老一看到孫女,陰沉的老臉上,頓時就跟融化了的冰山一般,變得慈祥和藹了起來。

劉父和劉母也同樣如此。

劉母更是上前,把劉琳琳拉了過來,拉到自己跟丈夫中間坐下,“琳琳,睡得好嗎?”

劉琳琳冇有理會母親的問話,甚至把母親溫柔撫摸自己腦袋的手也拿開了,雙手握緊,緊緊的看著對麵的劉老,語氣急切道:“爺爺,我不跟容姝道歉,我不跟那個女人道歉,你們也知道,我愛景庭哥哥,我身上也揹負了劉傅兩家姻親的任務,如果我這個時候跟那個容姝道歉,那就意味著我要低她一頭,這樣以後我就算把她打下去,和景庭哥哥在一起了,我也覺得自己矮了她一節,更何況,我堂堂劉家千金,論身份地位,難道不比她一個被容家收養的孤女來的尊貴嗎?讓我給她道歉,她不配!”

“是啊爸,讓琳琳給那個女孩子道歉,這不是羞辱琳琳,也拉低我們劉家的門楣嗎?”劉母也一臉焦急的看著劉老說。

劉父連連點頭,“我的女兒,我自己都捨不得說一句,讓琳琳給人道歉,那更是不行。”

劉老揉了揉太陽穴,“你們放心,我的孫女,我自然不會不顧她的意願,強拉著她去道歉,就像琳琳剛纔說的,她身上揹負著促進劉傅兩家姻親的任務,也就是說,她以後必須嫁給景庭,那我自然就更加不會讓她對容姝那個女人道歉了,一旦道歉,的確就意味著琳琳輸給了那個女人,也低了那個女人一頭,以後琳琳嫁給景庭,外界指不定怎麼笑話琳琳,怎麼笑話我們劉家呢。”

“所以爺爺,我不用道歉是吧?”劉琳琳激動驚喜的笑出聲來。

劉老點頭,“冇錯。”

“可是琳琳不道歉,那容姝那裡豈不是走不通了?”劉父此刻又擔心了起來。

劉老瞥了他一眼,“這一點,我早就考慮過了,從一開始,我就冇有打算讓琳琳道歉,所以我也早就放棄了走容姝那條路,讓她在景庭那裡說好話的念頭了。”

“那爺爺是不是已經想到了其他解決辦法了?”劉琳琳眼睛一亮。

見孫女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的想法,劉老心裡彆提多驕傲了。

他的孫女,就是聰明啊。

“冇錯,爺爺打算給你開一個宴會,一個對外宣佈你回國重歸圈子裡的宴會,而且請柬,我下午已經讓人發出去了。”劉老眯著眼睛。

,content_num-